浪迹广州湾

黑龙江新闻 / 来源:江畔览湖 发布日期:2021-04-08 10:39:51 热度:7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浪迹广州湾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hljbbs.cc/49819-1.html
相关话题:广州湾
#广州湾# 浪迹广州湾


广州湾并不在广州,而是在湛江。湛江的得名很有趣,1945年重庆国民政府从法国手中收回广州湾,并从“水木湛清华”的诗句中,改广州湾为湛江。

但我们自己今天再称之为广州湾,则是一种平等基础上的国际交往了。广州湾和香港新界几乎同时被租借,但因为法国在二战中曾经沦陷,战后国力不及主要战胜国英国,所以当时的中国政府成功收回了广州湾,而香港则未能同时收回。香港的收回要等到1997,然而也仅仅形式上收回了主权,也就是国防和外交,很多治权,还沿用了港英的体系,如司法、金融、土地等等,所以香港,至今也是复杂而纠缠的格局……

走在法国公署使的大楼内,也就是类似总督府的机构,感觉那是纯法式的建筑和院落,有着曲线的栏杆和优雅的庭院。我曾经和一个在建筑界颇有名气的同学争论法式建筑的风格,我以为法式的建筑都是明亮而敞阔的,如法国巴黎的那些建筑,如果太局促森严,就不像法式建筑了。

公署使展出了法国占据期间,也就是大约半个世纪,历任法国公署使,以及法国的社会管理制度,我相信这和英国治下的香港类似,不能说是落后,甚至是带有某种合理性的体制。但是,只要1945年中国彻底的收回,那么它也就是彻底的和中国的体制衔接,变为中国的一个行政区的结果。至于所谓“一国两制”,似乎在1945年闻所未闻吧,作为二战主要胜利国,我们收回任何一个租界,都必然改它的地名、改它的街道、改它的体制,以彻底的中国化。


而沿海的马路,现在当地人也改造修缮成为了法式风情街,具有宽阔的人行道,以及沿路开设的咖啡店,这和巴黎的街道风光有些类似。这当然并不是流连过去的殖民历史,在经历了若干年去殖民化后,现在又去追寻一些国际化的元素,是给城市带来一些别样的新意。

来到沿海的城市,当然要出海,离市区最近的一个岛,是特呈岛,乘坐宽敞的渡轮,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航程,可以抵达。


到了岛上一看,感觉还挺原生态,很中国化,没有太多法国文明的痕迹。那渔村、那栈桥、那船只……勾勒出一幅南国渔乡的恬静画面。

但不走不知道,这不起眼的小岛还来过前国家主席胡锦涛,并且还有个祠堂,一打听,这岛上住的都是陈氏族人,南宋抗元时期从北方别打边撤退到此,这里离崖山也不远了……


吃一碗陈家小妹亲手做的虾仁粥,还有双皮奶,感觉是天然无添加的,渔民的生活是艰辛的,他们爱吃坚韧有嚼劲的食物,就像那鱼干虾干一样,晒上几天,口感要有韧性许多。

陈氏的后人虽然颠扑到此,但他们是皇族的后裔,多是陈朝末代皇帝陈叔宝之弟陈叔明的苗裔,重视文教,祠堂本身也是一所学校;另外他们有爱国情操,视华夏为自己的家园,与日伪做了持久的斗争,直到国军的光复。


再往南就是天涯海角,浪迹千五百余年,到此广州湾,再以七子之一回归祖国,这样的流浪,也算悲喜交加了,仿佛印度洋那边的以色列,失国近两千载而后复国,这样对历史的执着,怎不令人动容,怎不令人肃然起敬呀。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